当前位置: 木树门户网站 > 综合 > 中央深改委强调金融基础设施统筹监管 专家认为央行或将挑“大梁

中央深改委强调金融基础设施统筹监管 专家认为央行或将挑“大梁

2019-12-02 19:36:19   人气:1948

主持人孟洋:9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会议重点讨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加强金融机构国有资本的管理和监督。本报今天的专题通过采访专家解读上述两个方面,聚焦中国金融市场优化带来的变化。

9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指出,金融基础设施是金融市场稳定高效运行的基本保证,是宏观审慎管理和加强风险防控的重要起点。加强对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整体监管,统一监管标准,完善准入管理,优化设施布局,完善治理结构,促进形成布局合理、治理有效、先进、可靠、灵活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

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刘枫在接受《证券报》采访时表示,底层基础设施建设对监管的有效性至关重要。底层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数据访问、信用报告系统等方面。因此,应努力改善金融基础设施。至于“灵活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主要是从风险控制的角度出发,这不仅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也为金融机构的创新留有余地。

与此同时,许多分析师在采访中认为,加强对金融基础设施的整体监管至关重要,这一责任将主要由央行承担。

中国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包括五个主要部门

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是我国的战略规划。2013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要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确保金融市场安全高效运行和整体稳定”。

就中国而言,上海黄金交易所主席焦金普在早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国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包括五个主要部门:

一是支付系统(ps),包括基于银行金融机构网上支付系统的支付清算网络系统,具有票据支付系统、银行卡支付系统、网上支付等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中央证券存管处(csd)和证券结算系统(sss)包括中央结算公司、中国证券存管处和上海结算所三个中央证券存管系统,负责债券、股票和其他证券的集中托管,也是金融市场的证券结算机构。

第三个是中央交易对手(ccp)。中国证监会是交易所债券质押回购的中央交易对手。郑商所、大商所、汤琪所和金重所在相应的期货交易中作为中心交易对手。目前,上海清算所已初步建立了本币、外币、多产品、跨市场的中央对手方清算业务系统,并相继建立了债券现金、外汇、航运衍生品和利率互换等领域的中央清算机制。

第四是交易报告银行。目前,我国尚未指定或设立专门机构作为交易报告银行。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中国证券机构间报价系统有限公司被视为交易报告银行。从目前情况来看,我国各金融子市场的交易数据相对完整,各实体的收集和分工相对明确,交易报告银行正式设立的条件基本满足。

第五,其他金融市场基础设施。除了《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规定的五种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外,证券、期货、黄金和保险业平台等交易场所也包括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范围内。

从相应的监管部门来看,中国目前的金融基础设施主要由央行和中国证监会监管。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相关报告显示,央行主要监管支付系统,以及所辖相应的金融基础设施机构,如大额支付系统、小额批量支付系统等支付系统、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等支付系统,以及中央交易对手机构如上海清算所、上海黄金交易所等。中国证监会主要监管证券期货市场的中央交易对手、中央证券存管机构/证券结算系统,包括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中国证券存管机构和证券存管机构等。

专家建议央行应该进行全面监管。

早些时候,中央银行发布了一份关于执行原则相关事项的通知,指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是经济和金融业务的基础。安全高效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对于疏通货币传导机制、加快社会资本周转、优化社会资源配置、维护金融稳定和促进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刘枫认为,金融基础设施是为金融市场交易和信息传递提供基本服务的机构或网络。金融基础设施在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其重要性不仅在于交易不离开金融市场就无法进行,还在于金融基础设施对于收集交易信息至关重要。

王新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别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证券报》采访时表示,金融基础设施非常重要,在金融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金融基础设施与金融机构相互关联,密切相关,是整个金融市场和金融业务运作的基础。但与此同时,金融基础设施也可能成为金融风险传递的源头,因此加强整体监管非常重要。

董希淼指出,金融基础设施的整体监管可以,一是更好地发挥金融基础设施的作用,二是提高监管效率,三是有助于更好地防范金融风险。更重要的是,根据金融基础设施的分类,不同的监管部门目前正在对其进行监管,这是相对分散的。因此,从组织的角度来看,全面监督需要一个部门进行统一。

英达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告诉《证券日报》,由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进行全面监管可能更合适。

董希淼认为,应该由央行来协调,央行也是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所在地。

“2007 -2008年金融危机后,西方发达经济体在金融市场监管方面有了新的偏好,即总体上保持分业监管模式,但赋予央行更大的权力。这很有道理。无论金融市场的哪个角落陷入危机,最终唯一有能力实施救助的央行就是央行。”刘枫表示,从这个角度看,央行“统筹”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必要,这符合监管的发展趋势。

资料来源:《证券日报》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湖北十一选五 快三彩票 广东11选5 广西十一选五

版权所有facethedayapp.com木树门户网站 Copy Right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