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木树门户网站 > 综合 > 岷江峡谷寻访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密码

岷江峡谷寻访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密码

2019-11-21 11:58:58   人气:2607

岷江东南岸三级阶地营盘山遗址。茂县羌族博物馆地图

新华社北京10月11日电(记者辉肖勇、黄沃云、黄奕)10月11日,新华社《每日电讯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岷江峡谷寻求中华民族多元融合的密码》的报道。

从成都出发,沿着岷江流域向北180公里,在四川省茂县以南约2.5公里处,呈现出一个背水而立、三面被岷江环绕的梯形平台。

爬上这个平台足以感受高山之间罕见的开阔,东西宽1200米,南北长近1000米,起伏平缓,土壤肥沃,植被茂盛。它可以被称为“适合工业和住宅”。它让人感叹古代祖先在选址上的独特眼光。这是营盘山的遗址,占地15万平方米,可追溯到5000年前。

近日,文史专家齐聚三星堆博物馆,举办“茂县营盘山遗址与古蜀源头”学术研讨会。一方面,暴雨引发泥石流,造成毛文高速公路暂时中断,另一方面,也与三星堆和营盘山关系密切相吻合。

随着茂县营盘山遗址等该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四川省大力实施的古蜀勘探项目正在逐步恢复历史真相:早在大约6000年前,黄河上游干青地区的祖先就因气候变化等原因开始向南迁移到长江上游的岷江流域平台;随着治水能力的提高,古蜀祖先逐渐聚集在低海拔的平台和平原上,4000多年前形成了著名的宝墩文化和三星堆文化,开启了灿烂的古蜀文明。

寻找这些遗址和非遗传遗产,我们似乎能够感受到我们祖先的开拓进取精神,我们也感觉到所有民族都是血脉相连的,中华民族顽强、勤劳、友好的民族准则仍然在那些高山峡谷中流传。

(副标题)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交汇处的古蜀起源

自2000年以来,营盘山遗址经历了十多年的六次勘探和发掘。虽然发掘面积只有2000多平方米,但在遗址的中心区域发现了20座新石器时代的房屋和120多个灰坑,这些地方应该是居民区。在遗址的中部和西部发现了一个类似广场的遗址。遗址下清理了九个祭祀坑,应该是包括宗教祭祀在内的集中活动场所。广场以北有三个窑址和12个炉坑,应该是陶器集中的手工业区。

该遗址出土了近10,000件陶器、玉器、石头、细石器、骨头和蛤蜊制品。茂县羌族博物馆展出了具有代表性的文物和当地修复场景。其中,最精美的是彩陶,都是黑色的,黑色和红色与原始图案交替出现。装饰图案主要位于器具的口缘、颈部、腹部等部位。彩陶图案也画在壶和碗的内壁上。设计主题包括草纹、粗细线条纹、水波纹、变异鸟纹、弧三角纹、圆点纹、草叶纹、网格纹、弧圈纹、曲叶纹、漩涡纹、杏圈纹、青蛙纹等。

考古报告称,绝大多数出土彩陶都是用精心挑选的粘土手工制作的,烧制温度很高,“敲击时有清脆的声音”。陶器的形状主要包括瓶子、罐子、罐子、碗等。选择了近100件回收的和可区分的陶器作为标本。

专家证实,这些彩陶具有仰韶晚期文化和马家窑文化的明显特征。通过北京大学考古文化研究所和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联合测试分析,发现彩陶的化学成分更接近黄土高原仰韶文化和马家窑文化腹地出土的彩陶,而素陶的化学特征表现出当地粘土的特征,表明素陶是当地生产的,但彩陶可能不是当地烧制的。

这一分析的结果证实了专家们的推测:为了找到一个更加温暖和适宜居住的环境,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一些祖先从黄河上游的干青地区一路南下,沿着岷江流域向西南迁移,直到营盘山变成岷江流域文化走廊的中转站。

值得支持的是,通过对人祭坑中部分人骨的体质人类学分析和鉴定,发现营盘山人口的来源并不单一。一些人头具有中国古代西北人口的典型特征,与四川本土祖先明显不同。两个成人牙齿标本的测试结果表明,他们年轻时的饮食主要是鱼和小米。出土的碳化植物种子包括小米和黍稷等。主要农作物是谷子和黍稷,它们应该属于北方的旱作农业。

近年来,营盘山遗址周围也发现了几十处年代相近或略有不同的中小型聚落遗址,如博斯和沙窝都,它们共同构成了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大型聚落遗址群,总面积近百万平方米。其中,营盘山遗址的主要年龄为5000年前,博斯遗址的年龄上限为6000年前,沙窝渡遗址的年龄下限为4500年前。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陈坚表示,这一相对完整的聚落体系是长江上游发现的最大、最早、最丰富的新石器时代大型中心聚落。营盘山遗址代表了5000年前长江上游最高水平的文化发展,被考古界命名为“营盘山文化”。最有趣的发现之一是,从甘肃省临洮县马家窑到四川省茂县,自古就有一条叫做“彩陶路”的迁徙路线。

“彩陶之路”意义重大。随着彩陶中相同或相似主题的装饰图案的传播,其中所包含的文化身份和精神信仰也在聚集。学术界已经达成共识,彩陶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乃至5600年前仰韶文化中后期的传播成为中国文化统一的源泉。

基于近年来营盘山和成都平原周边史前考古的成果,陈坚认为营盘山是中国西北和西南地区古代人迁徙和文化交流的重要节点,也是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交汇的源头之一。“从彩陶的形态变化来看,营盘山文化与后期成都平原的桂圆桥和宝墩文化遗存有着历史联系。宝墩文化与三星堆一期文化基本相同,证明以营盘山为代表的川西高原新石器文化是成都平原新石器文化的重要来源。”

有趣的是,从营盘山到三星堆的文化迁徙,除了岷江上游的水路之外,可能还有另外一条山路。

营盘山背靠九顶山。爬九顶山是什邡市,成都平原西缘的归元桥就坐落在这里。从营盘山到什邡红白镇的直线约36公里,以东50多公里是三星堆。

研讨会上,德阳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章泽宣布了该所近期对什邡建泰村遗址的发掘、对桂园桥遗址的研究以及对石婷上游的考古调查。初步结论是,归元桥和建泰村遗址是蜀人从山区向平原迁移到三星堆的地方,而归元桥一期先民进入平原的路线应是经过九顶山后沿石婷河上游河谷。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乃成、北京大学考古研究所教授孙华等专家表示,随着对川西北和甘肃西南部众多新石器时代遗址的考古发掘和深入研究,古蜀文明的发展序列变得更加清晰,序列节点更加互联,证实了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交汇、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历史事实。

(副标题)一个古老的国家加入了你,我和他

岷江上游茂县和汶川是中国古代民族迁徙和文化交流最频繁的通道,也是四川西北高原古蜀文明探索工程的重点。民族学称之为藏羌彝走廊。到目前为止,龙门山断裂带是我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羌族最集中的地区。

羌族总人口约30万,主要分布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汶川县、礼县、松潘县、黑水县和绵阳市北川羌族自治县。大多数羌人生活在高山或半高山上,被称为“云中人”,其中茂县占三分之一。

每天早上9: 00,无论游客数量多少,茂县边缘的中国古羌族城市的开幕式都会如期举行,已经连续举行了6年。这是一个由山西省援建的3000多亩、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的古羌族文化展区。在这里,游客不仅可以聆听悠扬的羌笛,见证羌族刺绣娘的现场刺绣,还可以观赏和体验建筑风格、民俗、祭祀仪式、议会会议、古代炼铁文化等非遗产项目。

羌族,一个与你、我和其他人血脉相连的民族,可以被称为中华民族之母。如果我们接近她,我们可以感受到中华民族的遗传密码。

走进中国羌族博物馆,紧挨着古老的羌族城市,墙上有一大块甲骨文。甲骨文中唯一记载的姓是羌。中华文明起源于中国,起源于黄艳,在炎帝之后被历史传给羌族。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离不开羌族的融合。甲骨文中有930多条关于羌的记载。

“羌族是一个向外界输血的民族。许多民族都有羌族的血统。”在博物馆陈列室的第一个面板上,写着费孝通先生的这句著名的学术名言。

根据四川大学潘咸宜教授和西南民族大学徐希教授对羌族文化专家的著述和介绍,羌族起源于古代羌族,古代羌族是西北牧羊部落的统称。他们是游牧民族,最早驯养的野生绵羊和野牛作为牲畜。因此,人们普遍认为羌族以羊为图腾。羌和江这两个字是同一个字,一个来自男人,一个来自女人,这在甲骨文中很常见。就其起源而言,它可能更早来自女性,这是古代母系文化的遗产。

受气候变化和人口增长等因素的影响,古羌族逐渐从甘肃和青海迁移到东部和南部。东方羌人进入中原,开始务农,形成了古代传说中的炎帝部落。他们与传说中的黄帝部落和姬轩辕家族通婚很久了。最后,他们与其他部落合并,成为华夏部落。大约在那个时候,一些南羌族人开始进入岷江流域。

羌族一直延续到今天,成为分布在茂县、汶川、礼县和北川、黑水和松潘的羌族。古羌族的其他分支在甘肃、青海、四川、陕西、云南、贵州等地区非常活跃。他们先后建立并参与建立了白狼、牦牛、苗族、东奴、苏皮、吐蕃、西夏、南诏、洛桂、子琪、党昌、后秦、索朔、不丹、尼泊尔和古歌。这些分支中的大多数与中国合并成为汉族成员,而一些迁移到西南部并与当地土著人合并形成彝族、藏族、纳西族、哈尼族、普米族、傈僳族、怒族、阿昌族、拉祜族、基诺族、缅甸族、景颇族、独龙族、博族、蒙巴族等民族或这些民族的一些分支。

因此,古羌族实际上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起源之一,羌族是古羌族的直接遗存。羌族祖先从西北迁徙而来,靠水和草为生,定居在岷江上游的河谷。他们住在离山很近的地方,在岩石上盖房子。他们至少生活并繁衍了3000到4000年。他们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民族文化,信奉万物之灵,有着浓厚的祖先崇拜传统。

在茂县宋强舞蹈团,记者看到台湾“桃园人”和“花莲原住民”展示的横幅,上面写着“民族之光,56个中国民族聚集在台湾”其中,称羌族为“戎族”意义重大。

(副标题)古老的羌族文化在龙门山断裂带重生

在今天岷江上游的羌族聚居区,仍然有荒凉的羌笛、激动人心的沙龙、舞动的羌族红色、精美的羌族刺绣、神秘的祭祀和神奇的羌族吊楼...在5月12日汶川地震后的重建中,古羌族文化得到了极大的保护和传承,被誉为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活化石”。

站在中国古代羌族城市的广场上,高大魁梧的王锦慢慢举起双手,拿起一支像两根筷子一样的竹双管六孔羌笛。他抬起下巴用力吹了吹。一首《移民之歌》起伏不定地飘了出来。清晰而略带沙哑的笛声让人们感受到了古羌族沿河和山脊迁徙的艰辛和坚韧。

从“羌笛为什么要怪柳树”到“羌笛结霜”,古代边塞诗中不断吟唱的羌笛也是民族迁徙和融合的实物见证。据说最早的羌笛是先秦时期在西北放羊的羌人用羊的腿骨或鹰的翅膀骨制成的。它既是乐器,也是放牧的鞭子。后来,随着民族融合和政权更迭,它成了人们思考家园的寄托。

人们曾经认为羌笛已经消失在历史的云里,只能在曾经活跃的诗歌中找到。进入岷江上游的羌族人不仅保留了羌笛,还采用当地材料,将其精制成一种双筒六孔高山竹羌笛。东汉马荣的《笛子颂》说:“在现代,自从羌人开始吹双簧管,羌人以前就没有剪过竹子。龙在水中歌唱的声音类似于竹子切割和吹制的声音。”羌笛材质的变化从一个侧面证明了羌族从草原到山地、从游牧到农耕的变化。

54岁的何望金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羌笛表演与制作”的省级传承人。他的演奏方法被称为鼓鳃通气,这意味着他在演奏时不会停止呼吸,而是循环呼吸。多亏了几十个羌笛后裔的努力,许多来自中小学兴趣班的孩子已经学会了基本的技巧,能够演奏出略带悲伤或响亮而充满激情的古曲。

在羌族乡,穿民族服装的羌族人随处可见。衣服上大多数漂亮的图案都是手工刺绣,这是另一种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羌族刺绣。

羌族刺绣的制作充分体现了羌族妇女的勤劳和坚韧。杨傅莹是在中国古代羌族城市工作的阿强刺绣妇女。尽管她刺绣速度比其他人慢,但游客们还是停下来盯着她看,因为她是独臂羌族刺绣妇女。其他刺绣远非快速。绣一朵花需要一整天的时间,一针一针让人们意识到真正的“刺绣技巧”是什么。

羌族村喜欢刺绣,保持着简单友好的民风。茂县杜亚镇的前后村远离县城,海拔2400多米,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对祖父母印象最深的是勤奋。村子里现在没有懒鬼了。每个家庭都有事情要做时互相帮助。任何不帮忙的人都会被嘲笑。几乎没有争吵或冲突。与此同时,应特别重视教育,即使儿童有困难,也应送他们上学。尤其是,妇女尤其受到尊重。每年的5月5日,都要庆祝俄罗斯的沃尔脚节,羌族妇女节。

巍峨的羌族碉楼和羌族村落展现了羌族人的坚韧。《后汉书·新安彝传》把羌笛描述为冉湘人的“琼笼”,他们“住在山上,停在一个十多丈高的石头底部”。羌族自古以来就擅长建筑。都江堰水利工程建设中有许多羌族工匠。汉唐时期,羌族在农耕季节进入汉族地区建房。

目前,茂县、汶川、礼县的高半山仍有大量原始羌寨村。住宅建筑主要是石头和木头结构,沿着山排列,高低错落。

最著名的是李县陶萍羌族村。这座有2000多年历史的寨子似乎是石头建筑的王国。寨子引导高山泉水形成一条向四面八方延伸的地下水网通道,既可以供水,也可以供水。村子里的道路要么明亮要么黑暗,要么宽阔要么狭窄,就像迷宫一样;空气通道更令人惊奇。爬上任何一个家庭的屋顶都可以走遍整个寨子。寨子里的高层建筑屹立了几千年,并在几次大地震中幸存下来,这是一个“谜”,它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通过在房屋后面插入接缝来稳定地基和防止地震,从而建造了一条长长的“主干”。

记者走访了茂县、汶川县和礼县的许多羌族村庄,惊讶地发现这些用当地材料建造的房屋和瞭望塔是羌族工匠用视觉建造的。他们用当地的材料代替画线或挂线。他们用碎石和片石相互重叠,但它们是水平的、平坦的、垂直的,结构稳定。

汶川县文化中心前主任王有伦给了记者一首“羌寨造墙歌”,解释了这一原则。“认石认八个方向,面朝外,方长角留着,大石头不能离开小石头塞;三个嵌体长,五个末端,里面八层,外面七圈。中性石、垫口皮、横压肋、平行压脉;靠近横梁,远到墙壁,远到尽头,妻子看18年了;石头和石头交错排列,角翘了三点。当你看到尺子时,你就得到分数。”这首歌谣提到“四角墙比中墙高三分”,这解释了建筑力学的科学原理,即建筑应力向内累积形成整体稳定性。还建议在建筑物稳定期结束之前,至少18年内不要倒塌。

羌笛、羌族刺绣、羌寨、羌刁,这些具有强烈民族特色的物质或非物质文化遗产,历经沧桑和灾害,在岷江上游依然完好无损。这些遗产所蕴含的乐观、和谐、坚韧、勤奋、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以及“许多民族都流淌着羌族的血液”,一直回荡在中华民族伟大融合的历史进程中,成为连接你、我、他的国家准则。(结束)

1分6合彩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江西11选5

版权所有facethedayapp.com木树门户网站 Copy Right 2010-2020